您的位置在: 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藝術交流

藝術從不妥協

2020-08-17 13:42:36  |  編輯:石家莊同路人教育科技有限公司
0


克拉姆斯柯依、列賓,蘇里科夫、列維坦、謝洛夫... ...作為俄羅斯巡回畫派的中堅力量,他們在藝術史上,留下了濃重的一筆。
如今,我們該怎樣描述,巡回畫派登臺的緣起?史家的稱法是“十四人暴動”,聽上去兇猛、聳動,格外有革命性的決絕。


馬科夫斯基《打拐子游戲》


大略說來,就是在 1863 年的彼得堡皇家美術學院,以克拉姆斯柯依為首的 14 位青年學生,拒絕再接受學院強制的“命題作文”。他們以退學為代價,斷然與陳腐守舊的學院派油畫分道揚鑣。


盡管他們大多一貧如洗,無立錐之地,卻從此告別貴族沙龍式的畫派,自覺深入民間,“為人生而藝術”。

彼羅夫《溺亡的婦女》

來看看彼羅夫的這幅《溺亡的婦女》,當真讓我吃了一嚇:僵直的身軀與手臂,宛如冬日河水一般冰冷的發辮,身披黃舊制服的老警察漠然無視,顯然早已見慣這類悲慘的景象,只有一只烏鴉呆,看著女人烏青的臉和翻白的眼睛……


這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筆調,是《窮人》的筆調!沒有前因后果,不交待脈絡與流向,讓人猝不及防,如遭錘擊。


馬克西莫夫《生病的丈夫》

可以想像,當皇家學院還在畢恭畢敬地,趨附盛行歐陸的新古典主義,不敢越雷池半步地,重復繪制宗教與神話題材時,忽然冒出這么一批“闖禍者”,在學院派的老教授眼里,多么唐突和粗野!


事實上,俄羅斯回畫派的作品,大都充滿了一種文學性和敘事性,其中最突出者當屬列賓。他的繪畫無論從語言到主題,都在表達一種極其厚重的“俄羅斯靈魂”。


列賓《伏爾加河上的纖夫》

在他的成名作《伏爾加河上的纖夫》中,列賓畫了 11 個纖夫,組成一個動態的雕像群。就是這個雕像群,幾乎成了 19 世紀苦難深重,而又充滿掙扎力量的象征。畫里飽含了列賓對俄羅斯底層人民的同情,還有他為俄羅斯苦難前程的吶喊。


或許,當一種文化無法滿足過于強健的生命,自會孕育不可逆料的異端。年輕的“叛道者”,不一定是為了挑釁,而是聽憑天性的驅使。

列賓《宣傳者被捕

偏偏俄羅斯文化的天性中,歷來就有那么一種強烈到執拗的道德良知。藝術家敏感于弱者的苦痛,古道熱腸,時時與頭腦理智較勁,以致有些畫本該“過時”了,憑著一派天真戇直,今日看來,溫熱猶存。


很難想象,如果沒有巡回畫派,沒有托爾斯泰,屠格涅夫這些俄國文藝巨匠的集體努力,我們今天對那個時代的感知,恐怕將大大減少。而藝術家們用他們的畫筆,記錄了那些有意義的瞬間,將歷史片段凝固封存,供后人翻閱觀賞。

安迪沃霍爾《瑪麗蓮夢露》

說到這,我忽然想到了美國的波普藝術中,以安迪沃霍爾為首的藝術家們。他們把戰后美國消費主義膨脹的社會生活,表達得相當到位。雖然說消費主義是膚淺的文化現象,但波普藝術的存在,提煉了那個時代,成為那個時代的神來之筆。
所以說,藝術不是一個形式的問題。寫實也好,抽象也罷,倘若不是從社會母體中自然發生流露,形式再到位也是死魂靈。那些看不清時代的藝術家,徒有一身武功又如何?


明: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,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及時更正、刪除,謝謝


  • 版權所有:石家莊同路人教育科技有限公司  電話:0311-80689990  E-mail:tongluren@tlredu.com  冀ICP備17007682號-1  
    凡本網站使用者,本網站即視為已知曉《網站使用協議書》,并同意遵守。本網站所有內容和資源的版權歸本網站所有。
    未經本網站書面許可,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。否則本網站將追究其法律責任。 冀公網安備13010502001884號
初见直播155atv浪花_初见直播app下载地址_初见直播app手机版_初见直播app